马尔达曼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中的兴衰

2018-06-13 admin

 2013年,以德国图宾根大学古近东研究所为主的考古学家们进入巴塞特基村,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2016年8月至10月,考古学家们发现了一个大约为青铜时代的大城市遗址,初步估计建立于公元前3000年左右。该城市遗址有一道城墙遗址地基,初步估计是公元前2700年左右建造的,城市里还拥有纵横交错的道路网络、几个居民区遗址和一座大型建筑遗址。并且,还有一条干道把这座城市与美索不达米亚和安纳托利亚连接起来,该干道的年代被确定为公元前1800年左右。考古学家们还在该遗址中发现了阿卡德帝国时期(公元前2371年—公元前2191年)的聚落层。显然,该遗址是一个古老的城市,曾经十分繁荣。

  但是,考古学家们对该古城的属性一直无法确知。2017年夏天,考古学家们在遗址中发现一个装有92块楔形文字泥板的陶器。随着古文字学家对这些楔形文字的成功破译,该古城之谜在上个月终于揭开。考古学家确定该古城遗址为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曾经一度声名赫赫的城市马尔达曼(Mardaman),并认为该城市的最初繁荣可能是在公元前2800年左右,距今已有约4800年的历史。该城市在美索不达米亚文献中多有提及,但在此之前人们并未发现它究竟何在,可谓是失落了数千年。

  马尔达曼城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美索不达米亚、安纳托利亚、叙利亚三个方向的交会之地,这三个方向的线路都是上古时期重要的商贸路线。因此,马尔达曼可谓是扼近东商贸线路之咽喉要地。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使得马尔达曼成为上古时期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北部一个有影响力的城市和地区王国。在2000多年的历史沧桑中,总体来说,马尔达曼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某个大帝国的一部分,但从以前在其他考古遗址发现的古文献来看,它在很多时候也是一个独立的王国,属于城邦式的国家,是美索不达米亚其他大国的对手。

  苏美尔——阿卡德文明

  马尔达曼城在历史上数度繁荣又数度毁灭,可谓亲历了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众多文明古国的盛衰沧桑。它最初可能建于公元前3000年左右,第一繁荣期大约是公元前2800年至公元前2600年。这个时期,苏美尔人(其族源至今不清楚)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已经创造了繁荣灿烂的文明,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已知的最早国家政权式文明,现考古发掘出土了较多的苏美尔楔形文字泥板、城邦遗址,以及雕像等各种艺术品,还产生了人类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等等。苏美尔文明是一种城邦文明,较大的城邦国有12个,各个城邦国具有较大的独立性,也彼此征伐。因此,这一时期马尔达曼城既可以算作是苏美尔文明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一个独立的城邦国。目前,关于马尔达曼在第一繁荣期的情况外人所知甚少,期待考古发掘成果能够尽快整理刊布,为学界所共享。然而,人们对同一时期苏美尔其他城邦的状况已有相对较多的了解。比如,1933年在马尔达曼城邦稍南位置的埃什努那(Eshnunna)城邦(位于现今伊拉克迪亚那省)出土了著名的特尔·阿斯玛尔宝藏(Tell Asmar Hoard),即12尊苏美尔人祈祷像,其年代是在公元前2900年至公元前2550年之间,与马尔达曼第一繁荣期的时间大致相当。真人龙虎斗游戏

  苏美尔文化是一种多神崇拜文化,神祇众多,神谱复杂。其中,比较重要的神祇有恩利尔(Enlil),他是一位强大的神祇,被形容为席卷一切的“肆虐的风暴”或“野牛”;还有女神伊娜娜(Inanna),她往往以晨星和昏星的不同形式出现。同时,苏美尔人相信雕像与人本身等同,祈祷的雕像可以代表人本身对神祇们的祈祷。因此,这类雕像有时会刻上统治者及其家属的名字,置放在神庙中,代表它们所刻画的人表达对神祇的永恒敬畏。特尔·阿斯玛尔祈祷雕像是一位站着的男性崇拜者,其雕刻年代大约是公元前2750年至公元前2600年。该祈祷者双手紧握,眼睛圆瞪,充满了极度的敬畏和虔诚。它被放置在特尔·阿斯玛尔“方庙”里,喻示它所代表的人在永远祈祷。

  在苏美尔之后称霸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是阿卡德人。阿卡德人是闪米特人(即闪族)的一支,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阿卡德人陆续来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北部定居。马尔达曼城是否为阿卡德人在美索不达米亚北部最初兴建的城市,不能确定。阿卡德人和苏美尔人通商往来,但时常抢劫苏美尔人的城邦。这种状态持续了数百年。阿卡德人注重发展军事文化,是世界上最早使用车轮组建的战车方队的民族,阿卡德人后来正是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打败了苏美尔人。